吴邪帅裂苍穹

傻白甜玛丽苏本人没错了
女神少女时代&郑秀妍
男神Spencer Reid
本命吴邪 CP all邪 最心水黑邪
不喜勿扰,谢谢^ω^

打枪

/簇邪
/SSS级ooc

黎簇去大学报道,第二天就开始军训,训了一周收到了吴邪的短信,说让他帮个忙。
“有病吧,我他妈凭什么帮你。”黎簇删了短信,旁边坐着的女孩在照镜子,反过来的阳光晃了他的眼,他一句脏话就骂了过去,教官拎着他领子让他去太阳底下站军姿。
吃完晚饭舍友约着回宿舍吃鸡,黎簇说还有事先不回去了。舍友捶了他一拳,“可以啊,见女朋友去吧?”
黎簇心想吴邪那满身的烟味,笑着说:“是啊,丰乳肥臀大长腿。”
黎簇到地方却没看见吴邪,等了一会儿不耐烦地掏出一根烟,刚拿出来就被人拿走了顺便被踢了一脚。
“没看见烟盒上写着‘吸烟有害健康’吗?”吴邪手里夹着烟,冲他晃了晃。
黎簇烦得厉害,“卧槽你有病吧。”
“这孩...

2018-09-10

你有病吧

/簇邪
/ooc高能预警
/文不对题
瓶邪好兄弟,唯一感情线就是鸭梨→直男邪

苏万说,鸭梨,你去看我师兄了吗?我师傅说他情况不太好。
黎簇说,你有病吧,我去看他干嘛,他相好的不是陪着他。
苏万张大了嘴巴,谁?
晚上黎簇站在医院大门口,觉得楼顶上的红字刺眼得很。他走进大厅就闻到一股子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儿,他厌恶地皱了皱鼻子。不管是之前被黄严划伤背,还是从沙海出来养伤,他都恨透了这个地儿。
黎簇等了半天终于上了电梯,看了看周围挤着站的人,脑子乱得很,在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用手一把挡住了,不管身边人的白眼和嘟囔迅速挤了出去。他从医院大门外挑了个果篮,付完钱又觉得自己傻逼,他安慰自己毕竟是去看病号要显得自己有气度一...

2018-08-24

没有血缘关系的感情可以说不在乎就不在乎,可以视而不见,在人心上扎刀子。有血缘关系就当作宝贝,不过是因为这个纽带似的存在,便以为自己多伟大了。
若说真的离开,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个人顶多会被同情一下,但大家觉得OK没问题啊,什么年代了还不许情感自由了?但有血缘关系就不行啊,人家就说你怎么这样啊有没有良心啊,所以轻易也舍不得。
其实对他来讲那两个人都是可以舍的,自他讲出那套都是服侍他的话她就明白,她和她对他来讲其实本质上没什么区别。
生而为女人,是她们错了吗?

是我在发牢骚,过于幸福的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总是矫情地觉着自己应该是世界的中心,随便一个小小的细节都能被细嚼放大。
太矫情了。
以后不会了,抱歉。

2018-08-22

梦里不知身是客(黑邪/瓶邪/客邪)

/ooc警告

本来不想写黑邪的,但是师傅一出来调戏老吴,我就忍不住想把他俩往床上送。

吴邪睁开眼,扭头看了看窗外照进的阳光,猛地坐了起来,反应了一会儿才清醒。
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鸡叫声和扑腾翅膀的声音,他怀疑张起灵不是去喂鸡而是去杀鸡了。他慢悠悠地走出去,刚走出门就被弹了脑门。
“宝贝徒弟,你这是被安逸生活给养傻了啊。”黑瞎子拎着一只鸡笑呵呵地想揉他头发。
“滚鸡巴蛋。”吴邪拍掉他的手,和黑瞎子拎着的鸡大眼对小眼看了一会儿,“这鸡可是我们下蛋的主力军。”
黑瞎子哟了一声,随手一扔,那鸡赶紧扑棱着飞得离他远远的,落了几根鸡毛,“还不小心抓了个把你养傻的功臣。”
“黑爷来此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。”
黑瞎子捏...

2018-08-22

蝶恋花(沙雕娱乐圈AU)

/花邪
/ooc警告

如题,这是个沙雕文,被各位太太们虐得死去活来后依旧傻白甜的我。
含泪为我自己鼓掌。

霍秀秀大一的时候跑去阿宁的文身店里打工,自觉出师后把解雨臣拉来文了个海棠花。
解雨臣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好在文得不错,吴邪调研回来,撩着解雨臣的衣服连连称赞,还上手掐了一下他的腰。
解雨臣忍无可忍,转身把他压在床上亲,边解他裤子边说:“你要是喜欢,也去文一个。”
吴邪被亲得有些晕乎,含糊道:“好啊,跟你文个情侣文身。”
等坐到店里的时候吴邪却有些怂了,“大花,怎么办,听说文身可能会得艾滋。”
解雨臣勾着他脖子亲了他一口,“要得一起得。”
霍秀秀面无表情地举着戴着消毒手套的两只手,“妈的要文快点儿...

2018-08-20

誓衷(瓶邪)

/重度ooc警告

骑士是听着国王的故事长大的。
国王即位时,国家正值战乱,王室家族衰落,国王被推上王位,带着所剩不多的效忠于王室的大臣领兵出战。
被背叛,被敌军包围,国王都能不动声色地化险为夷,一次又一次地取得胜利。
国王是骑士心中的神,是骑士的英雄。
骑士被选中到国王身边作战,他和其他骑士一起,对着王旗、对着神像宣誓。
一生效忠国王,至死不渝。
骑士第一次离国王这么近,他偷偷看神像前肃立的国王,年轻的国王穿着战袍,神色冷峻。
国王的眼是冷的。
这一战真是惨烈,骑士的战友几乎都被利剑挑下了马,再没站起。
骑士挡住了刺向国王的长枪,他脱力地向下倒去。
战死沙场,也好,为了国王,骑士闭上眼。
有人将他扶住,是国王。国...

2018-08-17

未渡(坎邪)

/ooc预警

灵感来自犹玉二代目太太的《我从此不敢看观音》。
不及太太的万分之一。
但我觉得吴邪是我的,嗯。

吴邪把生意交给了黎簇,连住的房子都一并卖了出去。
坎肩问,东家,你呢?
吴邪笑道,我去出家啊。
然后他就真的跑去了佛寺。
坎肩跟着在佛像前拜了拜,拜完起身,吴邪还跪着。
住持说,你六根不净。
吴邪笑说,当然不净。
住持叹了一声,为他剃度。坎肩在殿门外站着,看着地上的头发越来越多。
东家的头发是软的。
以前东家醉酒时,坎肩去接他,东家连头发都沾上了酒气。
三千烦恼丝没了,烦恼是不是也会跟着没了?
吴邪在墨脱剃过光头,觉得这纯属扯蛋。
毕竟他那时候不是真的出家。
住持赐他戒名关根,愿他早日抛却前尘。
坎肩疑惑,这岂是...

2018-08-16

海上歌(邪宁/瓶邪/簇邪)

/ooc预警

0
海中有岛,状如双翼,名落天岛。
传说有天使坠落于此,化双翼为此岛,以守护过往航海者。
渔民却从不接近此岛。
沿海有说塞壬居于此岛,以歌声魅惑过往航海者使航船触礁沉没,船员则成为塞壬腹中餐。
1
天空骤然昏暗,海浪翻滚。
黎簇拼命把住船舵,却于事无补。
“是海神。”经验老道的水手失神道,“是海神的怒火。”
“闭嘴!”黎簇吼道,使劲稳住身子,不让自己摔倒,“天神会保佑我们的,我们还要去打胜仗!”
海水猛地打来,淋湿了黎簇的衣衫,海水灌进他的耳朵,周遭的声音瞬间小了许多。
朦胧中,似有歌声传来,安人心神。
“完了。”老水手叹道。
又一浪打来,黎簇被卷进冰冷的海水,隐约间看到有人向他游来,银色的光照进他的眼...

2018-08-09
1 / 4

© 吴邪帅裂苍穹 | Powered by LOFTER